《记忆传承人:极乐谎言》(2014):一无所有的乌托邦

  本週开始上映的电影《记忆传承人:极乐谎言》由1993年的同名青少年小说改编。混合了美丽新世界、基地系列、华氏451、拦截时空禁区、1984以及一大堆其他的科幻文本,不过混得还不错。但在诸多科幻经典之外,本片依然未能跳脱YA片的窠臼,诸如三角恋爱习题以及命中注定的权力。正因如此,许多桥段与令人兴奋的社会科学主题恰好相反,看来反而有点似曾相识。

  少年乔纳思(布兰顿‧思怀兹饰演)住在未来花园之城,一个无忧无虑,没有战祸也没有饑馑,甚至也很少下雨的地方。人人身穿洁白无瑕的衣服,带着阳光开朗的态度,浑然不知这样的生活背后的代价是什幺。乌托邦的住民事实上被下药、被监控,接着观众会发现,如此灿烂的文化是由一个以残酷的优生学与安乐死的複杂体系所支撑。梅莉史翠普扮演的社群长老甚至也不完全理解自己是如何压迫市民。掌权者在抽象的意义上知道自己正摆布别人,但却依然心甘情愿甚至洋溢幸福地忽略具体情况。如你所见的,在一场悲惨的大战之后,这个社会被塑造成禁止接触跟理解历史的样子。只剩下平静与一致。 

  但一路上始终有人发觉事情不对劲,即使是在如此高压控制的社会也避免不了。我们需要历史累积下来的智慧,才能从过去学到教训。因此其中一个人必须被选为「记忆传承者」,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维基百科一样,他是唯一一个知道雪的模样、开心的小狗、钢琴协奏曲或者亲吻的感觉的人。然而坏处是,他也是唯一一个知道死亡、暴力与失去的人。

《记忆传承人:极乐谎言》(2014):一无所有的乌托邦

  杰夫‧布里吉是现任记忆传承人,乔纳思是被选中的下一个。电影本身绝大部分都有点重複过去的作品,譬如《拦截时空禁区》里的「旋转木马」换到这部电影里叫做「他方」(Elsewhere)。这样的小说原着受欢迎的理由很明显,尤其是对那些满腹不安,恨不得痛骂社会的青少年更是如此。乔纳思少年在家里与同侪间踌躇沉思,大喊:「你们没一个人懂我!」也绝对不会有哪里不对。但他是个好孩子,很快就会发现他的天命就是彻底破坏这个社会系统。

  导演菲利普‧诺斯(Phillip Noyce)之前的佳作包括《航越地平线》(Dead Calm)、《末路小狂花》(Rabbit-Proof Fence)以及《特务间谍》(Salt),妥善运用了故事中的神话作为亮点。那些完全受到社会控制的人,只能看见黑与白的景色,但当布里吉的思想融合进乔纳思脑里时,色彩重新出现在画面上。同样的,这个设定我们在《欢乐谷》跟《欧洲特快车》里早就看过了。但如果你信了《记忆传承人》的潜文本,人类的存在就是同样故事的重複与再度诠释,这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的确能加强这个前提。

《记忆传承人:极乐谎言》(2014):一无所有的乌托邦 

  本片虽然预算中等,但看起来效果相当不错。完善的照明与维持整洁的公园,昭示了一个遗忘过去、操纵语彙的未来生活。反覆出现的三点视觉主轴,也很自然地延伸成为主角的好伙伴艾许以及女性友人费欧娜。事实上,当乔纳思与费欧娜碰面时,地点的造景看起来有点像是女性耻骨,中间有着涌流的水,强调了每个人身上千篇一律的衣服。

  电影原作小说作家露薏丝‧劳瑞(Lois Lowry)曾说,《记忆传承人》灵感来自她11岁随父母住在日本时,从东京涩谷的美国学校跷课的记忆。她从后门骑脚踏车溜走,前往涩谷区。熟悉的美国人环境消失了,露薏丝直接面对陌生的国度,感觉「这个地区是东京正在跳动的生命的脉搏」。在市区的一片喧哗声中,她留意到四处都是木棍敲击的声音,年轻人在嘶叫,挥舞旗帜,——后来弄清楚是共产党员示威。那时是1948年,在战后灰烬中重新站起来的日本土地上,一个美国小女孩开始幻想起另一个战后的世界,整齐清洁但一无所有的乌托邦。

延伸阅读:The Guardian

电影资讯

《记忆传承人:极乐谎言》(The Giver)-Phillip Noyce,2014

书籍资讯

《记忆传授人》(The Giver)-露薏丝‧劳瑞(Lois Lowry),200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