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亮(湖光教会主任牧师)

民主主义(Democracy)的思维发展源于古希腊,由当时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在书中提出了「民主(demokratia)」这个词,是由「demoe~人民」和「kratos~权力、治理」这两个字根所合成的。从字义上来说,民主的基本含义是「由人民来统治」。然而,近代民主主义的主流思维与浪潮,却是到了十八世纪才渐渐地影响世界各地的不同国家。

民主主义的主流价值,似乎是今天许多国家与社会引以为傲的「神主牌」~是大家所信奉、神圣不可侵犯、至高无上的信念与制度。谈到民主价值,举凡自由、平等、人权、公民意识、选举制度……等指标,似乎就是民主的代名词,但弔诡的是,这些名词指标的解释,却是可以随着时代、文化、地域各自表述与定义,没有一套永恆不变的真理原则在其中。因此,有如后浪淹没前浪般,民主在人类历史上的发展,仍然不断地被推翻,出现新思维与新定义,因为是「民主」嘛!因此,只要任何人、任何想法、任何做法……,在自由、平等、人权的大旗和口号之下,没有什幺是可以被限制;没有什幺是不可能;没有什幺是不能被推翻与改变的。

但「民主」真的是神圣不可侵犯、至高无上的信念与制度吗?自十八世纪到廿一世纪,民主经过约二、三百年的历史发展,今天世界上宣称民主自由的国家,却出现各样值得深思的问题与现象~道德的沦丧、族群的对立、贫富的悬殊、政党的恶斗、社会的脱序、失控的自由……。不论你认不认同这些现象跟所谓的民主自由有无绝对的因果关係,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近年来有许多国家、许多人已经开始反思「民主」的问题,让人民作主真是绝对好、绝对正确的吗?

在旧约圣经中记载了两次明显的「民主」事件,其一是摩西带领以色列百姓出埃及大约四十天后,当他们派遣各支派十二位探子窥探迦南地回来,有十个探子认为那地是不能进去的,因为以色列民将会如同食物般地被迦南人吞吃,但其中有两人认为,既然是上帝应许我们要进入那地,祂就必帮助我们胜过那些人,得地为业。经过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表决,摩西、迦勒、约书亚,三人难敌二、三百万人的决定,于是以色列民踏上了旷野漂流四十年的亡命旅程。

另一次民主的表决,是在撒母耳担任以色列士师兼祭司的晚期,以色列民因着外邦人有君王带领他们,似乎让国家更有战力、更强盛,因此向撒母耳争闹要求立一个王来统治他们。这件事非但造成撒母耳的不悦(心想:难道我的带领和治理不好吗?),而且也让上帝忧伤,因着百姓的愚昧无知,竟然要弃掉上帝的带领和治理,转而接受有限且不完全的人来统治!但最后在民主的表决下,还是遂了人民所愿,也让以色列民进入了被辖制且更辛苦的生活年代。但,这是否意味着民主就不好呢?

民主的理念之所以很容易被人接受,无非是其「以民为主」或「让人民作主」的观念让人嚮往,在这看似美好的价值信念背后,却有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在民主的过程中,如果人民是一群有真理、良善、圣洁、公义、自约、智慧,且和平、慈爱、敬畏上帝的百姓,那幺经民主结果所制定的法律、所选举出来的代表、所建构的社会制度,必然也会如同人民的素质一样,充满了真理、良善、圣洁、公义、自约、智慧、和平、慈爱与敬虔……。但如果民主是由一群陷在罪恶中、贪婪、仇恨、暴力、兇残、嫉妒、自私、堕落、亵渎上帝的人来决定制度、来选举代表,那幺可想而知的是整个社会也必然充斥着罪恶、贪婪、仇恨、暴力、兇残、嫉妒、自私、堕落、亵渎…‥。

如此看来,民主制度要能够福民兴国的关键,在于人民的生命内涵(或说是百姓的生命素质)。再深一层探究,人民的生命能否建立出康泰幸福的国家社会,在于他们是否认识那能使邦国兴盛、使人民富足的独一上帝!如果百姓都能敬畏神、远离恶事、遵行真理、谦卑顺服、爱人如己……,如同圣经中所描述的重生生命,那幺攸关社会福祉、人民幸福的制度与政策,便是这群人因敬畏神、遵守上帝律法的必然结果。说穿了,一个社群中,如果每个人都愿意让上帝作我们生命的主,都愿意降服于神的命令与法则,都愿意让神的旨意成全在个人身上,才有机会在「人治」的情况下,仍然过着合神心意的蒙福生活。

事实上,任何人制订的制度,都无法解决人性中「罪性」的破坏。所以,人类历史上的任何社会制度,都会因着罪恶的横行,最终显出制度的缺憾与无奈。任何一个国家或社会,如果无法教育百姓回归遵行真理的法则,无法改变人心转向圣洁、公义的上帝,无法引导罪人悔改与重生,那幺无论什幺制度,都将如历史的教训一般,看见国家与人民走向灭亡。

人类历史上,有因着敬畏神的君主,而写下了国泰民安的佳话;也有因着重生得救的百姓,建立和谐幸福社会的美谈。但如今,我们却看到世界各地许多国家和社会,恰如圣经中所形容的末世光景~民攻打民、国攻打国,人只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上帝,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参马太福音24:7;提摩太后书3:2-5)追根究柢,都因人不再让神作生命的主,反让罪恶成为我们生命的主,就必然让整个社会每况愈下。

当人们还在自以为是地追求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口号的时候,身为基督徒的我们与基督的教会,是否看见挽救社会的唯一契机?是要让每个人都愿意以上帝为主;以基督为主!换句话说,如果我们真以为自己可以作主,任凭逞着心里的慾望与恶念,那幺你所处的社会,无论是什幺制度,终将使人们过着混乱、痛苦、民不聊生、走向毁灭的生活。除非人们开始醒悟自己的罪恶,定意藉着悔改转向耶稣基督,让人心在重生中有属神的心思和意念,才可能把堕落沉沦的社会,重新建立,恢复上帝所期望的复兴与荣耀。

你还在追求所谓的「民主」吗?盼望我们都能追求「神主」,好好地寻求神、祷告主、认识耶稣、敬畏上帝,并在圣灵里重生,因为唯有让基督作我的主;作我家的主;作我公司的主;作我社会的主;作我国家的主,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国家与社会,才得以有真正的保障、祝福、喜乐、幸福与平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