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税改」让富人套利、穷人仇富,新总统别再逼民众当外国人

民粹税改一再拉大本国人与外国人的税负差距,使得本国有钱人想办法改变身分成为外国人,再回国投资进行套利。

2015 年 12 月底,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朱立伦与七大工商团体会面提出,要对全国收入前 1% 的高收入者课徵「富人税」;而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在政见发表会上也指出,当选后要调高遗赠税率以及採实价课房地产税。然而,从 2008 年以来,国内税制连番变动,已形成严重的套利空间以及贫富阶级的矛盾,新当选的总统应该让民众休息一阵子了。

富人税  民粹精神发挥极致

针对朱立伦的富人税政见,蔡英文在总统电视辩论会上曾回击指出,朱所指的富人税内容到底是什幺、要对谁课税?并未说清楚,而过去民进党执政期间,推出的最低税负制,就是第一版的「富人税」;其实,最低税负制也是国内首次的「民粹税改」,只是这种制度到了 2014 年财政部推出富人税时,把这种民粹精神更发扬光大。

在 2006 年最低税负制实施以前,国内凡是有关加税的法案,很难获得多数立法委员通过,加税法案在立法院躺个 5 年,甚至 10 年是常有的事;例如,取消军公教薪资免税的法案,在立法院一躺就是 20 年。

但是到了最低税负制时,则改变了加税法案的思考,改为只对高阶富人加税,并对外宣称「有钱人至少缴一点税嘛!」这个宣传方式就暗示有钱人缴的税太少,形成贫富间的矛盾,但其实根据财政部的统计资料显示,个人综所税採用累进税率,高税率者当然承担较多的税负,适用税率达 40% 的高收入者,缴了近 4 成的个人综所税。不过,儘管○六年时,民进党执政期间朝小野大,但在「让有钱人至少缴一点税」的口号下,国民党也未阻挡,最低税负制从推出后才半年,立法院就三读通过。

国民党执政后,到了 2014 年,财政部推出富人税时,把最低税负的民粹精神发扬得更极致,不但只对高收入富人课税,还对一般人减税;一方面将个人最高税率由 40% 拉高到 45%,还大幅调高一般人可扣抵的免税额、扣除额,并打出「只对 1 万个人加税,但对 700 万人减税」的口号。因此,虽然 2014 年国、民两党在许多议题闹得不可开交,但碰到「对 700 万人减税」这种民粹口号,谁敢不从?富人税从推出也是半年就顺利完成立法,可见,採用民粹方式立法可以让加税法案顺利获得通过,但后遗症却是须由全民承担。

最严重的后遗症就是拉大本国人与外国人的税负差距,形成严重的套利空间,使得本国人想办法改变身分成为外国人,再回国投资进行套利。以投资的税负来看,在富人税实施前,本国人的投资总税负是 40%,外国人的投资总税负是 33.6%,两者相差 6.4 个百分点;但富人税将个人最高税率由 40% 调高到 45%,再将股利抵减税权减半,使得本国人投资总税负拉高到 49.6%,而外国人投资税负仍是 33.6%,两者差距拉高到 16 个百分点,为过去差距的 2.5 倍,这样当然就出现许多本国人变身的「假外资」进行投资,也形成本国人与外国人间租税不公平。同时把个人最高税率拉高到 45%,也让本国企业难以吸收优秀的人才,也造成产业发展的隐忧。

税制改变  等经济好转再谈

对于蔡英文或朱立伦有关课税的政见,财政部长张盛和表示,两人提出有关税制的政见,财政部都已经在做了。

据了解,从 2016 年起,房地合一改以实价课所得税,已经开始实施了,但蔡英文却提出「以实价课房地产税」的政见,难道蔡英文选上后,还要再重新改一套?而富人税,财政部更是从 2015 年就开始实施,但朱立伦在竞选时也提课富人税政见,是否也表示,朱立伦选上也要再搞一个新的「富人税」?

如果把年收入 1,000 万元以上者当成富人,从财政部统计资料可以发现,这些富人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股利(佔 62.8%)与薪资(佔 24.2%),两者合计佔富人收入来源的 87%;如果要再对富人课税,无非再就这两项所得加税,但如果再对股利所得加税,则本国人与外国人的投资税负差距势必再扩大,对资本市场将非常不利。

因此,1 月 16 日当选新总统者对未来的税制改革宣示必须非常慎重,从 2008 年起,从当初的赋改会、调降遗赠税、奢侈税、证所税、富人税、房地合一实价课税,税制变得太快、太多、太烦,民众已经历多次税改的折腾,新总统应该让纳税人好好生养休息,等经济好转,再来考虑税制改变。

「民粹税改」让富人套利、穷人仇富,新总统别再逼民众当外国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